<rt id="wgcos"></rt>
<sup id="wgcos"><div id="wgcos"></div></sup><acronym id="wgcos"><center id="wgcos"></center></acronym>
<sup id="wgcos"><div id="wgcos"></div></sup>
<acronym id="wgcos"><center id="wgcos"></center></acronym> <rt id="wgcos"><center id="wgcos"></center></rt>
<acronym id="wgcos"><div id="wgcos"></div></acronym>
智慧路燈桿來了:蟄伏兩年,乘5G東風帶來千億市場
發布日期 : 2019-11-27 09:45:56
  北京東城、海淀、通州等多地區試點的智慧路燈桿,杭州西湖邊146套智慧路燈桿正式亮相……在這個假期,似乎路燈桿也在使出渾身解數為共和國獻禮。
  除了形態優美,這些智慧路燈桿還匯集燈光控制、LED屏幕顯示、5G基站、智慧報警等多種功能于一身,并通過“多桿合一”使道路變得更加整潔,成為城市中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其實,智慧路燈桿早在2016年就被多地試點,但一直未成氣候。
  今年,隨著5G基站的建設推進和各地30多項政策的推出,北京、廣東、上海、浙江等多地的智慧路燈桿如雨后春筍般出現在街道路口。
  8月8日,廣東省推出智慧路燈產業的第一個省級產業標準,這對利益交織、落地艱難的智慧路燈桿產業來說,無疑是一件改變命運的大事。
  相關預測稱,我國智慧路燈桿市場預計在今年達到300多億,在2022年這一數字將達到1000億。
  智慧路燈桿產業在失落的2017-2018年里遭遇了什么挫折?又是什么“神丹妙藥”令它在2019年復蘇?
  面對2022年可能達到1,000億的巨大市場,通信巨頭、傳統燈商及安防企業等跨領域新玩家各自如何搶占市場?
  這次,智慧路燈桿——智慧交通的毛細血管能否快速健康順暢生長,進而聯接其整個智慧城市的動脈?本文通過調查和走訪,試圖對這些問題進行解讀。
  01
  2017-2018:技術已成熟,落地卻受阻
  從煤油燈到LED燈,路燈經歷了漫長的進化史。而隨著物聯網技術的發展,路燈升級也從“照明”效果的優化轉向感知、控制的“智慧化”。
  “智慧化”意味著路燈能通過自身感知來“聰明地”完成自動開關、調節亮度、監測環境等任務,從而一改高成本、低靈活度的有線人工控制。
  與傳統的路燈相比,智慧路燈桿不僅能為行人、車輛照亮道路,還能充當基站為市民提供5G網絡,能作為智慧安防之“眼”來維護社會環境的安全,能搭載LED屏幕向行人展示天氣、路況、廣告等信息。
  ▲智慧路燈桿集多種功能于一身
  2016年被認為是我國智慧路燈桿落地的元年。年初,中興通訊在深圳工業園試點了首個Blue Pillar智慧路燈桿;4月,陜西省政府聯合鐵塔公司、中興試點智慧燈桿;復合型路燈桿在北京左安門西街亮相……一時間,各地智慧路燈桿試點的消息在全國范圍內形成不小的共震。
  國內智慧燈桿與國外的發展幾乎同步。2015年開始,美國通信巨頭AT&T和通用電氣攜手為美國加州圣地亞哥市3200個路燈安裝攝像頭、麥克風和傳感器等,具有找停車位和偵測槍聲等功能;洛杉磯市為路燈引入聲學傳感器和環境噪音監測傳感器以偵測車輛碰撞事件,并直接通知應急部門;丹麥哥本哈根市政部門在2016年底前將2萬盞配備智能芯片的節能路燈安裝在哥本哈根街頭……
  智慧燈桿技術已經比較成熟。從功能上來說,智慧燈桿具有智慧照明、通訊基站、微氣象監測、視頻監控、Wi-Fi覆蓋、LED信息顯示、公共廣播、充電樁等功能模塊。目前,智慧路燈桿的這些功能可以根據業主的需求進行定制,而定制的目標也不再是功能的堆砌,而是實現平臺的聯動。
  ▲智慧燈桿的典型功能模塊
  從整體方案來說,智慧路燈桿方案大致涉及感知層、網絡層、平臺層和應用層四個層次。四個層次配合運作,比如,當本地有火災發生時,感知層能快速將火情數據通過網絡層傳輸到平臺層,以供消防應用層以此為依據確定是否需要出警。
  ▲中智德智慧燈桿的系統層次
  但是,方興未艾的智慧路燈桿卻在2017-2018年遭遇挫折,相關落地進展一時杳無音訊。
  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能源MKT方案總監王東旭當時指出:“誰來用,誰來建,誰來運營是個巨大的問題。”
  智慧燈桿單桿成本高達3-8萬/根,而盈利模式卻尚不清晰,運營歸屬權限不明確。比如,對于“由通信運營商還是城市建設方來主導?”等問題都沒有可借鑒的項目及模式。
  除了運營問題,利益協調問題也十分嚴峻。智慧路燈方案中涉及氣象、交通、城市建設、廣告管理等不同領域,隸屬于不同的國家機構和部門管理,運營商與不同部門的溝通協調面臨眾多挑戰。
  中國照明學會竇林平秘書長曾分析指出,智慧路燈需要得到強大的背景支撐,才能做成完整的解決方案。
  另外,由于智慧燈桿推廣項目“集體卡殼”,可供參考的行業規范和標準也遲遲沒有出現。
  踩著“物聯網”概念風口飛馳而來的智慧路燈桿才剛剛落地,就“碰了一鼻子灰”。它亟需要一股新的動力、一個強大的推動者和一套能引領行業的規范標準。
  這些,似乎在2019年一并“從天而降”。
  02
  2019:5G提供動力,政策保駕護航
  2019年,高歌猛進的5G為智慧路燈桿產業帶來了希望。今年4月,國家頒布《關于2019年推進電信基礎設施共建共享的實施意見》提出:“鼓勵基礎電信企業、鐵塔公司集約利用現有基站站址和路燈桿、監控桿等公用設施,提前儲備5G站址資源。”
  近日,搭載5G基站的智慧路燈桿在北京各地區試點推行。而早在今年3月份,廣州天河南二路一批新式路燈已經落地,集合了視頻監控、基站、道路指示牌、手機充電接口等元素。
  ▲廣州天河南二路的智慧路燈桿可以給手機充電
  廣東省走在智慧路燈桿推廣的排頭。3月14日,由廣東鐵塔牽頭發起的廣東省智慧桿產業聯盟正式成立,為廣東省之后的智慧路燈桿項目協調工作提供支持,隨后廣東省深圳、韶關、惠州等多地紛紛跟進了智慧路燈桿試點。
  除此之后,其他各個省份試點智慧路燈桿的消息也紛至沓來。今年5月底,福建省廈門同安區中山路建設投放60盞智慧路燈;據浙江省嘉興市中心城市品質提升工作指揮部透露,今年9月底前,144個“智慧桿塔”將在市區三元路“上崗”……
  記者進一步探查發現,在剛剛過去的半年多時間里,全國各省市已發布了30多份關于智慧路燈桿、一桿多用、5G智慧桿塔等的相關政策。
  ▲2019年上半年全國各地部分涉及智慧路燈桿的政策
  值得欣喜的是,近日,全國第一個省級“5G智慧燈桿標準”也誕生了。8月8日,廣東省發布了長達79頁的《智慧燈桿技術規范》,對智慧燈桿系統設計、施工、檢測與驗收、運行和維護等作出規定。
  該規范指出,智慧燈桿是以燈桿為載體,通過掛載各類設備提供智能照明、移動通信、城市監測、交通管理、信息交互和城市公共服務等功能,可通過運營管理后臺系統進行遠程監測、控制、管理等網絡通信和信息化服務的多功能道路燈桿。
  目前,政府需求較前兩年發生了較大的轉變。以前是企業向政府推薦建設智慧路燈桿試點,而現在是政府有比較明確的需求,政府自己來定義標準,企業根據政府出資的體量進行項目配置。
  自此,智慧路燈桿有了5G這一新鮮動力,有了政府這一有力推動者通過政策協調各方,并出現了全國第一個省級智慧燈桿標準引領方向。這為“誰來用,誰來建,誰來運營”智慧路燈桿等問題的解決準備了條件。
  根據OFweek產業研究院統計,2018年我國智慧燈桿建設規模達到6500根,整體市場規模還較小,但在智慧城市建設不斷推進及5G商業化浪潮的推動下,智慧燈桿作為5G微基站的天然搭配,預計未來兩三年將會實現突破式增長。
  一場智慧路燈桿產業的變革在全國范圍內鋪開,智能路燈桿產業的搶灘大戰蓄勢待發
? 赶尸艳谈